思香知故事思香知故事

歡迎光臨
我們一直在努力

邀請曾經共事的同事聚餐的短信 女孩被拉到小黑屋里被插了

“媽的,找死!”秦天朗一腳踢在膽敢辱罵父親的湛浩然頭上。

“噗”,湛浩然直接被踢的眼冒金星。

“把他埋了!”秦天朗命令道。

湛浩然被拖至一處偏僻的地方,兩個人合伙挖坑時,被人從身后注射麻醉劑,當初暈了過去。

秦天熠現出身形,看向被銬在樹上掙扎的湛浩然,他還沒有說話,湛浩然像見了鬼似的,“秦天熠?你,你……你是想殺人滅口嗎?!”

殺人,滅口?

秦天熠擰眉,唇角微微有些苦澀,“湛藍是我的妻子,您是她的父親,按理說,我應該叫您一聲‘爸’。”

“受不起!”湛浩然直接拒絕,“你們秦家的人,湛家攀不起。湛藍會跟你離婚,以后你們兩個誰也不認識誰。”

這話……

怎么聽著如此絕情?

雖然兩年前,他派人審過湛浩然,問湛浩然有關煤礦的事。但這事,秦天熠誰也沒有提及過,一直壓在心底。

湛浩然不該知道是他派的人。

秦天熠走進,用工具打開湛浩然的手銬,“伯父,是你……跟湛藍說過什么?”

記得,幾個月前,湛藍消失數日后,再回來,整個人就跟變了一個人似的。

聯合湛浩然對自己的態度,秦天熠似乎嗅到一些不尋常?

“秦家沒一個好東西!”湛浩然低罵。

秦天熠:“……”

“我警告你,不許再糾纏我女兒!她嫁給誰,也不會嫁給你!”

邀請曾經共事的同事聚餐的短信
邀請曾經共事的同事聚餐的短信

秦天熠:“……”

講真,要不是湛浩然是湛藍的父親,他真想一腳踹他到坑里,埋了!

秦天熠臉色亦不好看,“那可能要讓你失望了,我和湛藍已經是夫妻,容不得你決定。”

既然湛浩然不給他好臉色,他也沒有必要紳士。

秦天熠眸光寒冷,“對了,湛藍懷了我的孩子,六個多月了,還有兩個多月,您就要當外公了,先說聲恭喜!”

外公?

湛浩然臉色唰的變白,“不行!我不同意!湛藍不能給秦家人生孩子!我要叫她打掉!”

一定要打掉!

秦天熠聽到“打掉”兩個字,頭皮發麻,火氣一下子沖上腦門。

該死!

那是兩個生命!

他的孩子!

湛浩然也是孩子親外公,怎能說的如此隨意,如此冷血?

而且,湛藍是個孝順的女孩,如果她真聽湛浩然的話……

秦天熠不止頭皮發麻,全身毛孔都豎起來了。

阻擋在湛浩然面前,他格外森冷,“你,到底,對我有什么偏見?”

不解決老丈人這一關,秦天熠擔心未來的夫妻生活……

質量下降是其次,關鍵是被老丈人從中挑唆,還能不能開開心心一家四口過日子?

湛浩然打量著秦天熠,雙眼微瞇,似想到什么,他道,“你不是他兒子嗎?!帶我去見邵明澤!”

兒子?

思香知故事

首頁
凯时登录 - 凯时登录app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