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香知故事思香知故事

歡迎光臨
我們一直在努力

女生看了下面濕的文章 揉胸親胸進入身體

陳茜聽了江彥的話,神色有一瞬間的變化。

僅是一瞬間,用余光看了一眼面無表情的陸與念之后,看向了溫涼:“涼涼你問問他。”

開什么玩笑,盡管和陸與念已經是同游過游樂園的交情,但是她也沒有主動向其問話勇氣啊。畢竟,曾經看見陸與念冷凍女生的場景,還記憶猶新。

江彥在一旁大聲的嗤笑了一聲,像是在嘲笑陳茜的膽小。

溫涼依言的偏頭看向陸與念,問:“坐嗎?”

陸與念收回投在旋轉木馬上的微亮目光,投在溫涼的臉上的視線近乎溫柔,向她微微點了點頭。

“他去!”溫涼還看的出,他有些喜歡。

江彥:“……”

看向陸與念的目光一言難盡,江彥覺得自己被陸與念坑了。只是自己說出來的話,也不好當眾反悔,盡管心里寫著八千個拒絕,江彥還是率先跟著陳茜上了木馬。

溫涼嘴角帶著一絲淺笑,對身旁的人說:“走吧。”

四人就這樣上了旋轉木馬。

溫涼選的馬在陸與念的前面,旋轉木馬轉起來的時候,她轉頭看向他。

只見他側著臉看著外面,神情格外的寧靜,嘴角帶著一絲若有若無的笑意,溫涼確定,陸與念是喜歡的。

明明平時是高冷的那一掛,卻喜歡旋轉木馬,有些反差萌。

她收回視線,笑了笑。

玩過旋轉木馬之后,幾人又陸續玩了一些項目,最后來到今天的重頭戲:“鬼屋。”

揉胸親胸進入身體
揉胸親胸進入身體

這家游樂場鬼屋的主題是一座燒毀的道觀,從外面看見的是漆黑的門,和被燒了一半的黑漆漆的旗子。

進去之后,陳茜一改向前的勇猛,有些緊張的走在江彥身后。

“怕你就被進來啊。”許是感受到陳茜的害怕,江彥轉身對陳茜說著。

“你懂什么?”陳茜一把將江彥轉了回去:“就是因為怕才要挑戰自己啊!”嘴上這樣說著,手上卻是忍不住的抓住了江彥的衣袖。

“哦,那我希望一會兒的鬼嚇死你。”江彥說完,便大無畏的抬腳向里面走去。

走進去的光線自然是愈發的暗,突然出現一個長舌鬼,嚇得陳茜尖叫了一聲,幾乎要從地上跳了起來。

“哈哈哈。”江彥大聲的笑了起來,似乎找回了之前陳茜拉他坐旋轉木馬的場子:“假的啥子,舌頭都是紙!”

陳茜尖叫的時候,溫涼明顯感覺身邊的人抖了一下。

“害怕?”

“……沒有。”盡管嘴上說著沒有,但是聲音卻明顯打著顫。

發現了陸與念的‘口是心非’,溫涼搖了搖頭,伸手拉住了陸與念的手,明顯感覺后者身子有些僵硬。她沒有說話,只是拉著陸與念向前走著。后者也沒有絲毫的掙扎,任由她牽著。

越往前走,鬼自然是越來越多。陳茜的尖叫神也越來越大,幾乎要跳到江彥的身上。

思香知故事

首頁
凯时登录 - 凯时登录app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