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香知故事思香知故事

歡迎光臨
我們一直在努力

咬著奶頭沖刺 性高潮流水黃文

“喬葉,睡了嗎?陪我說說話。”馮蝶守著空房子,又失眠了,這個不省心的男人,在聽了馮蝶一句話后,竄進火旺的房間,找人家算賬,被火旺和阿杜一頓奚落,氣急敗壞出來后,朝馮家寨外面走了。

馮蝶又一次陷入迷茫之中,手機那段一直滴滴滴沒有人接聽,馮蝶咕噥了句:都不理我,所有的人都不理我。好沒勁,球斯,我要把你帶回家,就睡在我床上!

喬葉把電話撥了過來:“丫頭是不是遇到不開心的事了?剛洗澡了,手機在茶幾上,聽不到。”

馮蝶鼻子一酸,眼淚就下來了,“喬葉,本來,今晚,我想好好表現一下廚藝,給秦銘制造一個溫馨的氛圍,可我又吐個稀里嘩啦,他還有點良心發現,端來熱水給我洗腳,按摩,后來,因為我的一句話觸動了他,轉身就出去了……你說,喬葉,我該怎么辦?”

“丫頭,你是不是說了什么刺激他的話了?你想,他入贅到你家,心里也存在著一份自卑,你不小心,甚至無心的一句話,有時候不經意就勾起了他的傷痛處了。”

馮蝶努力回憶著,“喬葉,對了,他問我明天招待會,他是不是需要參加,也提到了他的詩集。”

“丫頭,你是不希望他參加嗎?”

馮蝶說:“這些記者肯定會提一些古怪刁鉆的問題,秦銘對生意一竅不通,一旦問到專業術語,他要是回答不上來,多難堪啊?”

性高潮流水黃文
性高潮流水黃文

“丫頭,我們是閨蜜,你心里有什么癥結都愿意告訴我,那我不妨也說幾句掏心掏肺的話。你說,秦銘是你的合法丈夫對吧?白字黑字,婚姻法上也是彼此監督,受保護的一對。那么,他是馮家寨的姑爺,準姑爺,關于馮家寨,還有海市辰樓的營銷,發展,建設,秦銘姑爺都有資格和權力參與,甚至進入管理層,你呢?一句話就把人家輕描淡寫的打發了,換做是我,我也會生氣的。”

“哦,你說我怎么處理我和他之間的關系?我總覺得我跟不上他的節拍,我們不是一個軌道上的人,無法平行。”馮蝶說。電話那段沉默了一會兒,說:“丫頭,我是旁觀者清,你還是讓秦銘姑爺參加記者招待會,并且趁此機會,將他的詩集推薦出去,他的詩歌真的很不錯,也不是抄襲,這樣的宣傳,從個人角度來說,對秦銘是一種成全,對你和家族企業也是一份榮耀,何樂而不為呢?我不知道你心里是怎么看待秦銘出書,寫詩的事情,所以,我就難以正確給你下結論了。”

“喬葉,我都不知道明天的招待會是否能成功,沒有底氣。”

“丫頭,不是我多嘴,有一個人,我個人覺得你請他參與一下,興許會對你有很大幫助的。”

“誰啊?”

“火旺,雖然,我和他未曾謀面,但是,在你和我煲電話粥的記錄中,火旺是一個重點人物在你的故事里頻頻出現,你允許他在你的世界走來走去,為什么不讓秦銘在你的空間,占有一席之地?我在想,你愛秦銘嗎?”馮蝶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喬葉的問題,她捫心自問,真的愛過秦銘嗎?反過來又在想,不愛不愛怎么會嫁給秦銘呢?或許,不愛不恨沒有滋味,挨是最傷腦筋的事情。

思香知故事

首頁
凯时登录 - 凯时登录app首页